“今天是我的生日”——中国民主政团同盟的筹备与成立
发布时间:2015-11-03 09:30:07      来源:中国民主同盟丹东市委员会      浏览:1725次

民盟诞生地--上清寺特园


【编者按】2015年3月19日是中国民主同盟七十四岁“生日”,七十四年前抗日战争进入了最为艰苦的相持阶段,“皖南事变”的爆发,使国共合作遭到严重破坏,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危机四伏。国共两党以外一些主张抗日的政团和人士对此深为忧虑,认为必须联合起来,以政治民主、全国团结促进抗战胜利,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应运而生。让以下这段文字带我们回顾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!


1937年7月7日,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对中国的全面进攻。全国人民奋起抗战,开始了伟大的抗日战争,从而加快了以1936年底“西安事变”为契机形成的第二次国共合作,并以国共合作为中心,建立起包括各抗日党派在内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。中国民主同盟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,围绕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安危存亡的斗争,应运而生并发展成长起来。


积极筹备


1940年12月下旬,黄炎培、梁漱溟、左舜生、张君劢等在重庆多次秘密集会,讨论时局,酝酿联合。

24日当日,黄炎培、梁漱溟、左舜生“不期”在张君劢家聚会。梁漱溟语:“彼此感慨同深,遂发同盟之论。四人自晨至暮,议论整日,多所决定。”第二天以及27日,又接着谈(增加了黄炎培约来的冷遹、江问渔二人),并确认梁所作谈话记录。1940年12月,几人多次商议,梁漱溟又受委托找章伯钧和张澜,邀请加入,共同发起。几人约定来年二月改组统一建国同志会,命名为“中国民主政团同盟”。根据统一建国同志会的经验,在蒋管区内受箝制难有独立性,说话没有力量,所以决定成立时先保密,在海外建立言论机关再揭晓。救国会一派如沈钧儒、邹韬奋比较接近共产党,为减少国民党找麻烦,“过一段时间再加入来好”。并约定来年二月再聚重庆参加参政会时,商定主张纲领、组织章程并推定负责人选。

1941年1月,“皖南事变”发生,民主人士奔走于国共两党之间,各党派“深感为民主与反内战而团结之必要”,加快联合和筹建“中国民主政团同盟”。2月24日,黄炎培、张澜向周恩来、董必武转达了意图、进展,得到二人支持后,25日召开发起人会议,与沈钧儒达成默契,救国会暂不参加,以突出“第三者”中立形象。2月25日至3月13日,黄炎培、梁漱溟、左舜生、张君劢、章伯钧、张澜、罗隆基、李璜等人,多次秘密召开筹备会议,推定梁漱溟、左舜生、罗隆基起草政治纲领和宣言,章伯钧、李璜、罗隆基起草组织规程,并酝酿领导人选,为民主政团同盟的建立作准备。


秘密成立


1941年3月19日下午,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成立大会在重庆上清寺“特园”(民主人士鲜特生私邸)秘密召开。出席大会的是各党派推荐和协商产生的中央执行委员共13人,他们是:中华职业教育社的黄炎培、江问渔、冷遹,乡村建设协会的梁漱溟,中国青年党的左舜生、李璜、林可玑、杨赓陶,国家社会党(后改称民主社会党)的张君劢、罗隆基(蒋匀田代),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(后改称中国农工民主党)的章伯钧、丘哲,以及无党派的社会贤达张澜。会议推选黄炎培、左舜生、张君劢、梁漱溟、章伯钧5人为中央常务委员,黄炎培为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,左舜生为总书记,章伯钧为组织部长,罗隆基为宣传部长。同年10月,黄炎培辞去主席职务,由张澜接任。

1942年,沈钧儒领导的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正式加入,中国民主政团同盟遂成为集合“三党三派”的政治党派。(民盟成立时救国会虽不在其中,但从史料看是有沟通谅解和配合的。根据梁漱溟的回忆,梁漱溟一到香港即访晤邹韬奋,显然邹韬奋已得到内部通知。创办《光明报》时,多得救国会同人之助。因此虽然表面上他们未参加,却仍是协同着工作的。)

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最初的政治主张是“贯彻抗日主张,实践民主精神,加强国内团结”,并积极组织成员参加国民党统治区的民主宪政运动。

(摘自民盟中央微信公众号)

地址:中国辽宁丹东市振兴区六纬路24号
电话:0415-2127853    传真:0415-2127102     电子邮箱:mmddswzxb@163.com
中国民主同盟丹东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辽ICP备07004931号-1
中国民主同盟丹东市委员会